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片段]隐形分割线上面的内容

       阿芮妲那天写信给我,问我要些治疗胃病的药。我欣然列给她一张清单,心里疑惑她为什么不直接去药店找。我挑了个不下雨的早晨把信寄了,到了晚上才想起该直接捎些药过去,或给她打个电话。我拨了她的号码,她没接,可能是不在家吧。

       我没有屯药的习惯。我和爱人一向健康,印象中的她也是。21点不算晚,外面也没在下雨。爱人说他会下去帮我买药,等到明早再补寄过去。我说要和他一起,他答应了。他问我为什么阿芮妲没有求助同事或是附近的朋友,我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在等信的这几天里能不能把身体调养好,到时候连清单都不需要了也说不定。那药也不会需要了吧?他爽朗地大笑,拉开四楼我们的房门。我按开灯时屋外的路灯熄了。

17.8.9

就是昨天那个诗放大成的故事的引子。

叫引子不大标准,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反正就想象,一篇文章,这是在最前面的两段,字体和下面的不一样,有个隐形分割线。

一下午工作的一半。之所以叫引子是因为我不知道还能叫什么。之所以是引子是因为后面发现用这个视角写不下去。之所以现在发是因为我觉得要等写完还要好久。

这个没啥好玩的。

写起来比我想象中要难很多。

评论
热度(2)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