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性。

相信这个世界的不真实让我感到另一种希望,一种安全和平静。这种想法是一种扭曲的支撑。因不真实所以无足轻重,因不真实所以与我无关,不管他们做什么,要做什么,做过什么,历史也好,文明也好,规律也好,都不存在,马上就溶解了。在这一切中只有我和我的意识是恒久的,从开始到结束。
但一旦我相信一切皆是虚幻,某一种危机会覆盖平静。我开始焦躁,如同被巨大的蚊虫叮咬着。挣扎与摇晃,因真实而痛苦,也因不真实而痛苦。
那太危险了,相信世界不真实――不客观存在。那是我还把握不了的。只是,如果你决定去信一种宗教(即使只是假装相信),你也得学习它的信条,按它的方式思考。我的观念依旧摇摆不定,我的怀疑只是出于逃避。我的双脚分别支...

[描述]我

被承认的真实
鸣叫不停的警报
飓风眼中的处境
——眼墙中的意识

逃避的冲动
被爱的需求
圆圈形的光亮
(有四五个角)

2017.10

从小到大都是个民科民科的人。

民科 n.-adj. 

重复是因为顺口。

又:想想10个月了也该换头像了。

[诗]说

我站在那里,
每一根骨头都在摇晃。
它们拆开来,企盼你
企盼你说些什么
(施舍我以生命)。

我因难堪向内收缩。
你说:“你能不能重复一些
“比‘我爱你’更有意义的东西?”

 

2017.10
情诗试验-II。
你的问句比爱我要来的仁慈。

在不受压力时,我是趋向于健全的人。但在受到压力时,我心中的大部分恶都显露出来,即使仅是显露给我自己。

其中一些算不上恶,只是我不赞成的冲动。情绪需要发泄,我已不能像以前一样完全压制,让它们连在心里也不显露。我的怒气现在是脑壳中的火,我的轻蔑是探照灯,我感受到的东西会膨胀,只要出现,整个意识都接受得到,整个机体都被迫承认。

2017.10.26 日记中段落。

很着急地想记录下东西,有些词不达意甚至用词错误。

但大概是这个意思了。

翻出了去年的日记本,突发奇想,觉得在一年后的同样时间接着用会很有意思。

控制情绪的本领一年不如一年。

又:lofter的审查机制到底是怎样的啊?封了我暑假...

[诗]逃避者宣言

有东西烧起来了。
它烧我的坚硬的骨架
烧我的坚硬的爱
还有我的希望(它们烧起来味道刺鼻)。

你在叫我的名字吗?
我移动不了了,我感觉无力,
我很害怕,
我很害怕,我很害怕——

快乐和真实,你更偏向哪方?
客观事实从不存在,
世界随你的意识运转。
所以虚假的快乐,在真实露面前,
也可被信作真实。

於城 2017.10.14

这个月情绪不大稳定,但好在找到了合适的方法来平衡。

在用尽全力想象一个时期的状态的时候,你的内在就也许能短暂地回到那个状态。连同拥有那种感情,那时细微的感觉。这是很奇妙的一件事。

(一些突然的感想,乱糟糟的,请别介意)

前几天偶然看到一个视频,说是全球票房前100的动画电影。好奇地看完了,在第70几名时看到了《极地特快》,很激动,想起了很多东西。这首歌是里面我最喜欢的插曲,小女孩和Billy在火车尾的合唱。

上映的时候我才刚出生不久,所以没有去电影院看(后来我也一直以为它是一部非常冷门的电影)。第一次看是大概三年级的时候,母亲把它下在硬盘里给我看的。我无法形容它展示给我的东西有多丰富。以前更多的是向往这样的奇遇(包括圣诞夜独自出门和同龄孩子远行去看圣诞老人,火车上的热巧克力舞队,冰面上的滑行,盘山轨道和下坡路等等),还有最后的“Belive”,从第一次看开始就深深融...

[诗]香味,光线,木头房门

任何扭曲的情绪都是相互拉扯。
这一次自救的欲望占了上风。
我重新开始感激——
(这暂停了许久的思想运动!)

快乐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果我会因日出狂喜,
月光也足够使我信服。

——所以别再质疑你自己了。
我不常给你设限,但在今天,
睡前请把我引入房屋。

我需要出声吗?
好让你知道我多想见到你的花儿?

於城 2017.9.1
情诗试验-I。
爱为自救而生。

[片段]春分之后

——这一次泪水因喜悦而生。
像春分之后,
你会听到因纽特人哭泣。

於城于2017.8.17左右

粗略地算,北极的极夜从每一年的秋分持续到次年的春分。
然后太阳会升起。

这周遇到了始料未及的好事。

事情发生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的周围响起了《Three Idiots》中Raju从病床上醒来时的那个背景音乐。

很开心。

原来更长一些,后来觉得多余。就删成两句了。最开始想的也是两句嘛。

后天要去学校了。
想写的东西挺多,就先放放吧。毕竟作业落的也不少。
就记下事吧。
很喜欢的那家书店楼上的宾馆建好了(早就)。住房的那层楼连着书店,晚上书店打烊后住户可以从另一道门进去看书。房间里也有书,昨晚住的时候终于把《动物庄园》看完了。舒畅地哇一声。
现在很想买一瓶正装的鲶鱼尼基塔然后挤几毫升出来喝掉。它看起来真的很甜很甜很甜...

[诗]你钓起的东西掌管情绪、感官和潮汐

你所谓“波涛”,
仿佛逆向生长,
由边缘处聚集到夜空中央。
大陆架像溺水人的喉口。
在初中生物教材里
被掏得一干二净。

你就当我是那唯一一条鱼吧。
现在的我干燥而滚烫 如同长庚星的脸庞。
你将月亮拎到了更高的地方,
又怎能期冀海面仅是泛起波纹?

於城于2017.8.9
今天有点质量不高。
革命蓝...没出sheen。
6天后开学。这几天要写作业了。

1 / 4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