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误

我现在也记得那个转折。其实我有很多台阶可下,我的痛苦是一条河,我让人看到,就理应给他截断它的能力;如果给不了,也要给他能截断它的错觉。要给一个开始,一个结局,不然只会让人觉得无力,最后知难而退。即使这结局不是真的结局,只是表面功夫,即使我在让这河痛快地流了一回后还要背过身去将它引回地下,我也从容。但我那时还没明白有时生活是要被当成戏剧过的。

令它汹涌,令它奔腾在土地上。想到六七月份的漓江,颜色像黄河,却没有后者的势头;只是安静而沉闷地漫到两旁的路上。有几次坐着双层公交经过,从二层眺望江面,就开始担心这时到漓江的游客会怀疑我们“ 山水甲天下”的美誉了。对于我的河也是这样,可我拿它毫无办法。...

“ 情怀分”真的是很流氓又很有力的东西

我扑在玻璃上了,看他
在陨石坑里种满鲜花

18.7.24

空调吹出了整夜干燥的大雨

歪理

看到到处在声讨新浪“扫同”,却发现自己异常地什么波动都没有,感到心虚和羞愧。努力去感同身受,但唯一的联想就是在初一时,一位朋友在晚自习下课给我看了他关于这个主题的想法,信纸是粉色的,气愤又坚决。这一场景在后来的两年间,在我与他靠近又疏离间不时被我翻出来回忆,用一种自我陶醉的感伤。我只能做到这里。

就像和朋友聊天,她们说想当魔法少女,滔滔不绝地描述起穿梭在夜晚的楼房间和伟大的战斗、自我牺牲,在瓷砖地板上急刹停下,激起尘土,轻盈且强大。我说我也想,但是描述不出东西,什么都说不出。准确地,是难以启齿。曾经写过些少女拯救世界的小故事,好久之前了,还说要拍成52集动画片。现在对世界的洪流和大的事情没了...

祂空着手来

到四点,我看到
一场阵雨
分成两层,月亮分成六个

嘴唇干燥 吻湿润
——嘘
要用八音盒和弦乐  聚拢星星
用桨撕开云

这船怎会沉没

海浪在祂的背上隆起
剥离时留下双色的层析

2018.4.14

想起小时候对闪电的狂热。只是一线两点的追求,我说我觉得这美好,把头扬起来吸气,重申,觉得自己太不同。直到一位朋友告诉我她不喜欢,她亲眼看见闪电击中了人。

(与上文有关又无关
很容易走上迷恋政治正确的死路 感谢她每次都把我拉回正途)

蜂鸣

一时间 是上帝慌了神
对如此的造物
——严加指责时 便说不爱了,
便说:这世界比我想象的要公平。

2018.3.8

飘忽

偶尔我觉得荒谬
也觉得浑浊
感觉狂热冷却,
你的光芒会结晶,
它不大可靠。

但我的祷告是为你
还有隐喻  和大呼小叫。
我自视过高。
浸入幻象的幻象
生着欣喜  我不敢提及。

都是被迫抛却了
又装作心甘

爱是我最后的自由。

2018.2.13

伸展不开。

包括感情 都时有时无。像节拍器。

...

不止觉得荒谬,甚至显得荒谬。

12月 给最喜欢的乐队做的东西

I'm half the boy I used to be
And I'm a glance of what I could've been

"One"-No Clear Mind

进退两难。背离了从前,错开了将来。一直佩服Dokakis歌词的敏锐与细腻,这首甚至还相对普通些。但是最近更加偏爱。

他们的歌描写的是 各种不同的苦闷

交谈

就像光
只打在我身上
使人难堪而非闪耀

祂站在那里
黑暗得发亮

2018.1.23(吧)

我对他说话
       格外显眼,格外狼狈,格外享受。
"adore"  怎么理解才贴切?

到二月了。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