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理

看到到处在声讨新浪“扫同”,却发现自己异常地什么波动都没有,感到心虚和羞愧。努力去感同身受,但唯一的联想就是在初一时,一位朋友在晚自习下课给我看了他关于这个主题的想法,信纸是粉色的,气愤又坚决。这一场景在后来的两年间,在我与他靠近又疏离间不时被我翻出来回忆,用一种自我陶醉的感伤。我只能做到这里。

就像和朋友聊天,她们说想当魔法少女,滔滔不绝地描述起穿梭在夜晚的楼房间和伟大的战斗、自我牺牲,在瓷砖地板上急刹停下,激起尘土,轻盈且强大。我说我也想,但是描述不出东西,什么都说不出。准确地,是难以启齿。曾经写过些少女拯救世界的小故事,好久之前了,还说要拍成52集动画片。现在对世界的洪流和大的事情没了...

祂空着手来

到四点,我看到
一场阵雨
分成两层,月亮分成六个

嘴唇干燥 吻湿润
——嘘
要用八音盒和弦乐  聚拢星星
用桨撕开云

这船怎会沉没

海浪在祂的背上隆起
剥离时留下双色的层析

2018.4.14

想起小时候对闪电的狂热。只是一线两点的追求,我说我觉得这美好,把头扬起来吸气,重申,觉得自己太不同。直到一位朋友告诉我她不喜欢,她亲眼看见闪电击中了人。

(与上文有关又无关
很容易走上迷恋政治正确的死路 感谢她每次都把我拉回正途)

无题 “仓促的”

主持一场(无害的)
欢愉,就今天
安于现状  知足  目光短浅

囊括这些的
光线灼热 修辞却无力

将心比心——以罕见的卑微
央求一道防线   经验
按兵不动!记忆说
经验是个阻碍(又让我上升 这里有两重声音)

我的月亮注视你

——你用呼吸打磨时间

2018.3.16

 @微辞 

故伎重施

蜂鸣

一时间 是上帝慌了神
对如此的造物
——严加指责时 便说不爱了,
便说:这世界比我想象的要公平。

2018.3.8

飘忽

偶尔我觉得荒谬
也觉得浑浊
感觉狂热冷却,
你的光芒会结晶,
它不大可靠。

但我的祷告是为你
还有隐喻  和大呼小叫。
我自视过高。
浸入幻象的幻象
生着欣喜  我不敢提及。

都是被迫抛却了
又装作心甘

爱是我最后的自由。

2018.2.13

伸展不开。

包括感情 都时有时无。像节拍器。

...

不止觉得荒谬,甚至显得荒谬。

12月 给最喜欢的乐队做的东西

I'm half the boy I used to be
And I'm a glance of what I could've been

"One"-No Clear Mind

进退两难。背离了从前,错开了将来。一直佩服Dokakis歌词的敏锐与细腻,这首甚至还相对普通些。但是最近更加偏爱。

他们的歌描写的是 各种不同的苦闷

交谈

就像光
只打在我身上
使人难堪而非闪耀

祂站在那里
黑暗得发亮

2018.1.23(吧)

我对他说话
       格外显眼,格外狼狈,格外享受。
"adore"  怎么理解才贴切?

到二月了。

看了小时候我妈给我创的博客里我口述给她的东西

       今天是2009年5月19日。我很快就要上小学了。希望上小学成绩一直都是很好的,而且能学会更多的知识、道理。但是我现在很紧张,因为小学的作业可能会很多,而且第二天就要交上去。
  我每天都在想着,小学的老师会是什么样,老师是女的还是男的,是温柔的还是脾气有点大的。同学会是什么样,同桌会是谁,第一个跟我交朋友的又是谁。环境又会是什么样,中间给我们上厕所喝水和好朋友聊天的时间又是多少分钟。
  现在离6·1儿童节只有11天了,然后过了7、8月的时候就要上小学了。我希望这两个月中能想好上小学时,什么该做...

相信这个世界的不真实让我感到另一种希望,一种安全和平静。这种想法是一种扭曲的支撑。因不真实所以无足轻重,因不真实所以与我无关,不管他们做什么,要做什么,做过什么,历史也好,文明也好,规律也好,都不存在,马上就溶解了。在这一切中只有我和我的意识是恒久的,从开始到结束。
但一旦我相信一切皆是虚幻,某一种危机会覆盖平静。我开始焦躁,如同被巨大的蚊虫叮咬着。挣扎与摇晃,因真实而痛苦,也因不真实而痛苦。
那太危险了,相信世界不真实――不客观存在。那是我还把握不了的。只是,如果你决定去信一种宗教(即使只是假装相信),你也得学习它的信条,按它的方式思考。我的观念依旧摇摆不定,我的怀疑只是出于逃避。我的双脚分别支...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