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诗]思想碰撞

你的脚没在噤声的群众中。
你是虔诚的狂热分子。
你信仰的东西“很卑微”,他说,
比起你认为卑微的那些还要不值一提。

这样的信仰让你失去很多。
比如在你吸吮手指上的血液时,你忘记了
信鸽只有在不是灰色时,
大地才会感到幸福。

於城于2017.6.4

评论
热度(6)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