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诗]游览(稀松平常)

[今夜普遍质量不高]

我醒来,剥离美梦的情绪,
像是从高地落下摔断骨头。
假想的敌人横卧在地板上,
楼梯间的窗口,颤栗,我一个人。
跳棋的棋子在喉咙口碰撞,
绿色的短羽毛穿过它的对称轴。
我面对着上下相通的一道空间,
从无底洞的中间调换视线的方向。
在暗处吐露真言,畅快地,
看向墙壁,错误聚焦的光线将蚊帐的纹路模糊。

 

於城于5.19

评论
热度(6)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