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诗]一种浪费

[写这个只是情绪使然,还有对最近发生的事的一些整合][所以质量不高]

你说我的语句中带刺。
你说你看出了内里的讽喻。
我不置可否,
——我不回答也毫无关系。
 
你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你没有问过我任何事情。
你没有看过我的句子——
事实上,
你甚至
           已经
                   不再
理会我了。 

我用喉咙发出沙哑的惊叹音。
我用装满空气的针筒来上墨水。
我从诗文本的背后开始写——
写下“遗书”两个字,
红色 的 字迹
在写到你名字时换一支黑色的笔。

 

於城于5.19

评论
热度(1)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