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诗]蓄谋

你并不在乎自己被神格化。
我用弗洛伊德的武器,用扳手
动摇你的精神。

你觉得这是我的意愿。
你觉得我一文不值。

於城于2017.5.14

评论
热度(4)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