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诗]我无法忍受(但你不同)

忍受中我看向你的眼睛——
冲动,杀死你和亲吻你的念头共存。
忍受驳回的过程,
如同抗争强迫的意向
(我在极端间 摇摆不定)。

忍受否决,
无来由的厌恶(对自己也是对你),
忍受不能被称作“爱”的——
未定的译名。

它们联合着要将我击溃——
但厌恶使人成为全新的、不凡的沉思者,
而爱致盲。

於城于2017.4.30
2017.5.14改动

评论
热度(3)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