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诗]我听见呼唤

[拿一个月前的来充数]

我听见呼唤,
我听见那声音由咽鼓管传入我的脑中。
他们问:“谁在叫喊?”
我保持缄默。我缄默无声。

我听不见你的问话。
我听见除那之外的所有声音。
在呼唤这一切之前,我看见
一层的砂石覆盖的天花板
凝着暗红的漆,
吊着上吊的人。

一只手遮住光亮,
一只手熄灭烈火;
将掌心的焦灼,
赠予暗处的我啊——

在精神的盲区,
在边缘,
一切如同脐带般断裂。
始端迸出灰烬,
末处迸出光。

於城于2017.3.10

评论(6)
热度(2)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