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个人的一个……说明?][只是记一些东西]

        这两个月……一直在想关于写作主题的走向的问题。对于宏大的有史诗感的故事这一类东西我虽然想发展,但一向驾驭得都不是特别好。以前也有过尝试,但最后的结局都是把所有的人物关系搅在一起,把能重合的都重合,几乎是本能地缩小角色或者故事表面上的大小,但是里面包含的东西都是不断在增加。就是有一种类似于(相较于初始的版本来说)密度增大的感觉……然后联系一下平时的经历和自己通常的想法,想了一下还是想往“传递和描写情绪”这个方向发展。因为平时我就是在和各种情绪既在表面纠缠着又深入包含着的一种状态,大概也算是……比较敏锐的吧。其实情绪这个称呼对我来说还不算严谨,应该可以展开到“感觉”的范围。无论是由后摇或是慢核而起的瞬间或持久的波动,还是在各种情绪中杂糅而出的一小部分,都是我现在描绘不出的而又想要描绘的,无论是什么途径。这样的主题应该会更适合我现在的状态。

        今年的我回忆起去年那种浮躁不平而且总想产出一些东西的我,意识到需要改变很多东西。比起勉强自己写一些简单而肤浅的东西,我愿意花更多时间去阅读。还有一些在去年能轻易撼动我的事物或人,在今年他们无法得逞了。我还是不愿意做一个平庸而脆弱的人啊。

以昨天晚上的一些东西结尾吧。
[……因为写在纸上的版本有点粗糙所以刚刚又修改了一下]

我无法忍受今夜的句号,
它尖刻又单薄。
于是我将它划去,
犹如刮掉一位旧情人的姓名。
它从右边挤出
——它如同穿墙而过的世故者那般圆滑。

评论
热度(3)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