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理

看到到处在声讨新浪“扫同”,却发现自己异常地什么波动都没有,感到心虚和羞愧。努力去感同身受,但唯一的联想就是在初一时,一位朋友在晚自习下课给我看了他关于这个主题的想法,信纸是粉色的,气愤又坚决。这一场景在后来的两年间,在我与他靠近又疏离间不时被我翻出来回忆,用一种自我陶醉的感伤。我只能做到这里。

就像和朋友聊天,她们说想当魔法少女,滔滔不绝地描述起穿梭在夜晚的楼房间和伟大的战斗、自我牺牲,在瓷砖地板上急刹停下,激起尘土,轻盈且强大。我说我也想,但是描述不出东西,什么都说不出。准确地,是难以启齿。曾经写过些少女拯救世界的小故事,好久之前了,还说要拍成52集动画片。现在对世界的洪流和大的事情没了兴趣,好像难以感受到之前的兴奋。希望发生的事情都很自私,都先为我服务。假如成为魔法少女,我只希望我找得到方法,在我需要地缝时创造一个,让我在幸福的同时不要激起别人嫉妒,也许让他们幸福得更明显。把我从某些时候的众矢之的解脱出来——停下时间,然后没命地跑,搭上列车再复原,我就到另一个地方去,在时间停停走走间生活。多不负责。

好像只能做到收一张网,将自己这个小世界的事情紧紧地拉着,让它们像卫星般环绕我。一切的思考也只限于这里。就像划一个圆,一直一直向下挖掘,别的地方就还是无尘的平面。想与这个世界的发展背道而驰了,想回到很久以前,只知道太阳会升起来,海会涨潮,雷电或许是神明在发怒,或许只是天空太暗,世界太安静。

评论 ( 4 )
热度 ( 5 )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