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小时候对闪电的狂热。只是一线两点的追求,我说我觉得这美好,把头扬起来吸气,重申,觉得自己太不同。直到一位朋友告诉我她不喜欢,她亲眼看见闪电击中了人。

(与上文有关又无关
很容易走上迷恋政治正确的死路 感谢她每次都把我拉回正途)

评论
热度 ( 6 )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