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性。

相信这个世界的不真实让我感到另一种希望,一种安全和平静。这种想法是一种扭曲的支撑。因不真实所以无足轻重,因不真实所以与我无关,不管他们做什么,要做什么,做过什么,历史也好,文明也好,规律也好,都不存在,马上就溶解了。在这一切中只有我和我的意识是恒久的,从开始到结束。
但一旦我相信一切皆是虚幻,某一种危机会覆盖平静。我开始焦躁,如同被巨大的蚊虫叮咬着。挣扎与摇晃,因真实而痛苦,也因不真实而痛苦。
那太危险了,相信世界不真实――不客观存在。那是我还把握不了的。只是,如果你决定去信一种宗教(即使只是假装相信),你也得学习它的信条,按它的方式思考。我的观念依旧摇摆不定,我的怀疑只是出于逃避。我的双脚分别支撑起一个信徒和一个骗子。
我不得不承认世界的真实,因为有些东西我无法将它看作虚假。

2017.10.17随笔
打上来时有改动。

再放大。我只是偶尔为之。

评论
热度(4)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