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一些突然的感想,乱糟糟的,请别介意)

前几天偶然看到一个视频,说是全球票房前100的动画电影。好奇地看完了,在第70几名时看到了《极地特快》,很激动,想起了很多东西。这首歌是里面我最喜欢的插曲,小女孩和Billy在火车尾的合唱。

上映的时候我才刚出生不久,所以没有去电影院看(后来我也一直以为它是一部非常冷门的电影)。第一次看是大概三年级的时候,母亲把它下在硬盘里给我看的。我无法形容它展示给我的东西有多丰富。以前更多的是向往这样的奇遇(包括圣诞夜独自出门和同龄孩子远行去看圣诞老人,火车上的热巧克力舞队,冰面上的滑行,盘山轨道和下坡路等等),还有最后的“Belive”,从第一次看开始就深深融进了我这个人。后来重新看了许多遍,情节已经记熟了,列车员打孔排列出的“Belive”在每一次重看时都像打桩一样将“相信”的温暖概念往我的深处推一些。我也会在每次结尾时信誓旦旦地想:“我也永远听得见这铃声。”

因为这部电影,我把所有圣诞节都自己过得很隆重。每年平安夜时故意不拉窗帘,听到一些声响就爬起来,想看到那列火车停在外面,四下无人,我便可以溜出去,一直驶到北极去了。我也梦到过一次,梦到我上了这列车,但梦中的气氛或多或少都有些扭曲(有很大扭曲),和电影几乎没有关系。以前也想过给圣诞老人写信挂在窗台上,盘算了几个星期,但那年不知道怎的就没有完成,直到现在也没有。直到现在,我见到圣诞相关的东西时都会觉得温暖,还有雪地, 还有壁炉和星星。

初一时花费很多心思去给班里同学和老师写贺卡。晚读时被班主任看见,她问我为什么对这个节日那么上心。我不是基督徒,我也一直很清楚喜欢圣诞节对我来说不是崇洋媚外,答案一直很明确,只是单纯源于喜欢这部电影罢了。

感受到温暖的时候越来越少,只有在生活中遇见能使我联想起几年前的图画、曲调和气氛时,可以感受到几年前包裹在那个从床上坐起来,期待火车和汽笛声的孩子的温暖。我把握住这种细微,唯恐它不再将自己展示给我。

先行4个月的祝福,Merry Christmas. 

我现在很想再看一遍它。

评论
热度(3)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