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诗]“在明天,会有一万个人看我。”

反胃是药治不好的。
要求休假也只是幌子。
演出前的紧张只有谢幕后才肯消失,
但再不会有剧目上演。

你的主演只会反着吃食,
策划一幕又一幕单人哑剧。
没有人,偶有干巴巴的垂怜,
安慰说“ 相信我吧,声音不必要,
沉默能治愈一切。”

而一切仍在她的腹中翻搅。
戏票无人问津,人们总是青睐声音。
她还在期待演出。

她想:在明天,会有一万个人看我。

她写信说她焦躁,
说反胃让她无法发声,
沉默让她不被接受。
在她张口时,一切都会倾泻而出。
没有人爱看呕吐的女人自娱自乐。

他们让她到病房里去了。
而她的意识总停在第一次演出的前夜,
她对着太阳——向下看它,
喜悦,叠加着紧张所致的反胃。

她想:在明天,会有一万个人看我。

她没有解脱的机会。
她的明天,她对着一万个座位张嘴,
撂下汁液、讽刺、失望和苦闷。
“ 呸”一声,就退到后面去。
她写信说,她的反胃不会结束。

“  让她试一次,”我恳请他们, “让这事做个了结,
“ 让演出前的紧张另找人折磨去。”
他们摇摇头,说不行,说不管怎样,
没有人爱看呕吐的女人自娱自乐。

她竟还在走着这个循环。
她的发黄的皮肉被白色被子盖着,
食道癌和胃病同她睡觉,
日历过一天撕一页,
撕之前,对着病房的门,

她想:在明天,会有一万个人看我。

连临死时她都在准备表演。
哑剧没有台词,她只是大口喘气,
发着抖,满面红光,
她马上要上台了,她拿过圆珠笔,
这次,这次她的身前定会座无虚席――

她的遗书只有两行字。
“ 没有人爱看呕吐的女人自娱自乐。”
下一页:

“ 在明天,会有一万个人看我。”

於城于2017.8.7
(写完是8.8的1:13)
有一点长。本来也是小里小气的有感而发的,后来感觉逐渐发展得越过了原来想表达的东西。
发展出了一个故事框架,我会把它换一种文体再描述。
但是该怎么理解都可以。
后排安利French Teen Idol的Again。两个小时单循这个写完的。可以边听边看显得我写的没那么傻。
一个意大利人的单人器乐后摇团。所有人都在好奇他为什么叫“ 法国青年偶像”。
这几天超级丧。革命蓝还是没出sheen。

评论(5)
热度(9)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