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对于美梦,我是说着躲避它们,但其实我又是无比接纳它们的。我也有病态的爱好,我也想看我到底还可以承受多少落差带来的苦闷,我也想看到我钟爱与支持的戏剧性。它不是我赖以生存的东西,但几乎算是。其实我热爱将一切戏剧化。这是在生活中找乐子的好方法。但这一切只能由我推进。如果换了别人来施压,我就不能毫无顾忌地享受这样的戏剧了。我希望我能当个更好的管理者,因为我可能不会想让我的脑子变成一出反乌托邦主题大剧。但说实在的我也期待那种感觉。那是挺好玩的,设计一个这样的宏大构造。现在我又在想了-假使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不枉此生。

评论
热度(3)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