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是个虔诚的信徒,但不常为诚恳的人。

[诗]一体

[历史期末考写完试卷后写的][相较于初稿改动很大。但依旧是(越来越)乱七八糟一团]
[表达不出来我的意思,很是烦躁]

是有些小村庄
关着门。
她脖子上的丝带 是分界线。
命运递过来
一根长绳,她攀住
解开 丝带。
双脚 腾空。
火种
在地毯下面。

人们鱼贯而入。
眼尖的,发现丝带
伏在地上
——火烧的正旺。

从此村庄与村庄相连
并为一体
城市的名字混在国家列表中。
风暴与秩序是一个东西,
而你说你清楚地看到赫拉克里特斯的“神”
“理性”
…叫法多了去了。

我说你是错的。
我说这不是“神”。
千篇一律趋向于罪恶
你要是能理解这一点就好了。

我不在外面,不在乱套了的世界中。
我守着她。
她在衰老,
而我不变。

於城于6月28日。
大改动于6月31日—7月1日。
最后一改于8月6日。

评论(2)
热度(8)

© 於城 | Powered by LOFTER